当前位置:华声晨报网 > 新闻 > 今日聚焦 > 正文

寻亲故事让他以为找到被拐儿子 却被DNA鉴定否定

0评论0时间:2016-11-14 09:48  来源:广西新闻网-当代生活报  作者:-  点击:次  字号:

寻亲故事让他以为找到被拐儿子 却被DNA鉴定否定

1995年陈六弟的父母及他的姐姐弟弟合影

寻亲故事 寻亲寻友,当代生活报帮你

本报寻亲故事让他以为找到了被拐的儿子

但DNA鉴定否定了双方的父子关系

寻亲路上,这位父亲仍在艰难前行

广西新闻网-当代生活报记者 王建伟

核心提示

2016年10月24日,本报报道了一位名叫阿灿的男子,25年前被人贩子从广西拐卖到广东茂名,近日想回乡寻亲的故事。就在前不久,本报记者接到一个来自柳州市长塘镇的电话,对方说看了相关报道后,认为阿灿就是他当年被拐卖的儿子陈六弟。记者立即将信息反馈给提供阿灿寻亲线索的“宝贝回家寻子网”,经该网站志愿者认真核实,并通过警方对双方抽血提取DNA,最终否定了父子关系。遗憾的背后,是另外一个持续了许多年的寻亲故事。 

寻亲故事让他以为找到被拐儿子 却被DNA鉴定否定

陈六弟父母近照

他被报复

儿子被

生意合伙人拐卖

令今年60岁的陈东标至今耿耿于怀的是,当年他和弟弟一起做腐竹生意做得好好的,平白无故要让老乡李祖华入伙。当时已经36岁的李祖华连老婆都没有,有亲戚见他可怜,找陈东标说情帮帮忙,结果一念之差酿成大错。

1991年5月,经过大半年合作,陈东标兄弟与李祖华散伙,双方在算账时发生了矛盾,虽然陈东标兄弟作出了让步,但李祖华还是起了报复之心。

1991年5月22日下午,李祖华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陈东标住的地方,正好看见他6岁的大儿子陈六弟在外面玩。李祖华一直觉得自己被陈东标兄弟俩合伙欺负,便停车上前,对陈六弟说要带他去城里玩。由于陈六弟原本认识李祖华,就毫无戒心地坐上了他的自行车。当晚,陈六弟被李祖华带到鹿寨县,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。次日,李祖华把自行车寄存在旅馆,带着陈六弟坐上了长途汽车。

李祖华拐走陈六弟的过程,其实村里许多人都看见了,遗憾的是,当时大家都以为他是带孩子出去玩耍而已。直到多年之后陈东标才知道,儿子被拐卖的第一站是广东肇庆市。 

寻亲故事让他以为找到被拐儿子 却被DNA鉴定否定

弟弟陈德源小时候和陈六弟长得很像

擦肩而过

曾有人

在广东见过六弟

说起寻找儿子的经历,有一件事使陈东标抱憾至今。

陈六弟被拐当天,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带着陈东标追到平南县,发现李祖华并没有回老家。从此,陈东标走上了漫漫寻子路。1991年底,陈东标听一名在广东打工的老乡说,李祖华正在广东云浮市某厂打工,但等他赶到云浮时,李祖华已经辞职不知去向。

1993年的一天,一位在广东江门市打工的亲戚,给陈东标提供了一条极有价值的寻亲线索。该亲戚说,曾看到陈六弟身穿灰色短裤、蓝色上衣,被一名中年男子送到当地一个妇女家里,准备卖给她。当时,孩子在拼命哭闹,脸上挂满鼻涕眼泪。后来,由于那个妇女嫌孩子年龄大了,不肯买,最终孩子又被中年男子带走了。

陈东标闻讯立即赶往江门市,根据这条线索,沿着中年男子带着陈六弟走过的地方逐家逐户打听,却再也没有儿子的任何消息。

广东、湖南、黑龙江……只要是李祖华可能出现的地方,到处都留下了陈东标的足迹。陈东标的小儿子陈德源说,在他儿时的记忆中,父亲总是不在家,只要有线索,不管是否可靠,无论相隔多远,他都要亲自跑去核实。 

寻亲故事让他以为找到被拐儿子 却被DNA鉴定否定

陈六弟的弟弟陈德源近照

谎称父子

他将六弟卖了800元

2014年,李祖华在平南县落网,随后被押往案发地柳州市柳北区长塘派出所审讯。

根据李祖华交代的线索,陈东标立即赶往肇庆市,然而汽车站旁早已没有那家名为“永华”的招待所,线索再次中断。

据李祖华交代,当时到达肇庆市后,他带着陈六弟住进汽车站附近一家名叫“永华”的招待所。其间六弟多次问:“李叔,我什么时候能回家?”李祖华则回答说,城市新鲜好玩,不如多玩一段时间。渐渐地,陈六弟也不再想家。

10多天后,李祖华在旅社门前的马路边看人下象棋,结识了一名年约50岁的当地男子。该男子看到李祖华独自带着一名男孩,整天无所事事,就主动询问原委。李祖华感觉对方有心买下陈六弟,于是谎称孩子是自己的,因为家里孩子多,才带着儿子跑到广东。

该男子顿时来了兴趣,表示愿意帮孩子“找个好人家”。就这样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最终该男子以800元的价格将陈六弟从李祖华手里买走。李祖华让对方给陈六弟买些糖果零食,然后自己假装去上厕所,从此他再也没见过陈六弟。

李祖华落网后不久,就因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,目前仍在狱中服刑。 

心愿未了

希望知情人提供线索

虽然李祖华受到了法律制裁,但儿子陈六弟至今下落不明,成为陈东标和妻子余北清心头永远的痛。

陈东标告诉记者,儿子被拐时还没有正式起名,由于他在同辈兄弟中排行第六,当时大家都喊他“六弟”。受当时条件限制,夫妇俩没有给儿子拍过一张照片,所幸的是六弟与陈东标的小儿子陈德源长得很像,小时候都是虎头虎脑白白胖胖的,十分惹人喜爱。

陈东标还记得,陈六弟的双脚曾被烫伤,“那是带他外出刮松油时,他和别的孩子比赛谁跳得远,结果一不小心就跳到了火盆里”。此外,陈六弟的一只手臂上还有一颗黑痣。

“我和老伴心里都清楚,自家的孩子被别人养了20多年,如今就算找到,想要儿子回来住也不现实。但我们还是希望知道他在哪里,过得好不好。”陈东标说,能再见到六弟是他们一家人最大的心愿,如果有人见过六弟或知道相关线索,希望能及时告知,他们一家将感激不尽。

(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
分享到:
【责任编辑:网编lcl】
发表评论 评论数(0)
华声晨报简介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微博微信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隐私政策 | 服务条款 | 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