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华声晨报网 > 华声周刊 > 生活 > 正文

杨建伟谈本土喜剧:要有人情冷暖 也要给人启发

0评论0时间:2015-04-17 09:4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-  点击:次  字号:

杨建伟《人堆》剧照


杨建伟的《人堆》一经推出,好评如潮,票价定得比一般的戏剧高,有人说:“你这个剧是广西本土原创里价格最高的剧。”曾获“梅花奖”的广西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梁素梅赞叹说,你们真是卖得太好了,有人花三四十块钱来看我们的粤剧都嫌贵。

本土方言让表演更传神

《人堆》,讲述出租屋里的真情故事,演绎小人物的美丽幸福梦。杨建伟花了一年半时间来创作这部剧,灵感源自于小时候的大杂院生活,“人的记忆都是现在的东西记不住,过去的东西忘不了,我对南宁小市民的生活太熟悉了,这部剧写实又幽默,小人物都带有我和身边人的影子。”

艺术源于生活。这一点剧中体现得尤其明显,剧中使用了活灵活现的广西本土语言。“从现实生活的语言中提炼、加工,你会发现,广西本土方言真的非常传神,不仅提升立意,还非常符合人物性格。”杨建伟在创作中从不忌讳语言的“土”。

艺术又高于生活。用南普表演受众群是否有点窄?杨建伟认为:“南普表演以普通话为基础,带有特色的语言尾音以及俚语,基本不影响观众观看理解。”

这是基于他多年对广西各地语言的理解,“广西人说普通话,语气助词较多,尾音较重较长,在这样的语言基础上创作,要有取有舍、扬长避短,选出最具代表性的词语,尽量少用生僻方言,使得表演贴近广西人的生活。”

《人堆》首演时,一个河南的五口之家连续看了两场,演出后还特地跟杨建伟表示赞扬,让人意识到方言并不是一种隔阂,而是优点和特色。“如果语言千篇一律,那就是复印件。我们要用南普和好的作品往外推广西本土戏剧。”

有人担心因方言而理解不了笑点是什么,杨老师说:“该笑的地方不取决于语言,而取决于演员如何说、如何演。”他举《人堆》中的台词为例,有一句台词是“你不寂寞啊”,用方言发音就是“你不细寞啊”,加上演员细致的演绎,就是笑点。

杨建伟坚持方言不能用得过多,而是要用得巧妙,“方言可用,但也要慎用,要用在关键点上,才能增加喜感。”语言应该跟随剧中的人物来走,这是杨建伟的一个观点,“比如电影《挺进大西南》里,广西兵讲白话,就是适合这个兵的角色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讲南普、广西的故事,是因为对观众来说有亲近感,这对方言有保护和传承的作用,否则我们的方言就没了。”


作品要让观众发自内心地笑

《人堆》上演后反响热烈,有人说“你演的就是我以前经历过的呀!”。杨建伟说:“过去的东西印象太深,那是许多人小时候无忧无虑的一种梦。”杨建伟扎根于市民,开出花来,“那种百万富翁儿女间的恋爱故事我写不出来。”

“作品要通俗,但是不能低俗”是杨建伟历来跟演员们所讲的一个观点,偶尔有些台词打擦边球,而不赤裸裸,即使央视的语言节目也这样。

“做喜剧,不能恶搞,做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恶搞过,我对自己的作品负责,对观众负责,每一个作品都不能敷衍。”杨建伟认为,拿弱势群体开玩笑博得的笑声是廉价的,“外国喜剧拿残疾人开玩笑的比较少,我们也不应该这么做。写实主义的喜剧就不应该拿他们开玩笑。”

杨建伟最担心的是什么?他说:“我最担心的是只有掌声,而没有笑声。”他在剧场和电视上看过一些很假的喜剧节目,只有掌声而没有笑声,观众没有发自内心的笑,而只是敷衍地鼓掌。

在他眼里,理想的剧场是:观众很自觉,看戏很安静,注意力全部被表演所吸引,该笑的地方会发自内心地笑和鼓掌。“有些表演偶尔有小孩不自觉发出啼哭,现场没有电话铃响,说明观众被喜剧吸引住了。”

杨建伟对舞台有自己的把握,大剧场不适合演《人堆》,大剧场后排的观众听得着却看不到,只能拿望远镜。小剧场合适,且每场都能保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上座率。


你对生活微笑  生活就对你微笑

《人堆》表现了三十多年的岁月沉浮、生活沉淀、喜怒哀乐。杨建伟付出了用一年半创作了此剧,就是希望观众能花钱去享受一次艺术。赠票是一个全国性的陋习,外人总会问“演出有赠票吗”、“折扣怎么这么少”,但外人不理解赠票对文化市场是一个巨大的伤害。

《人堆》公演前后,杨建伟微信上发了几条状态“机会难得,拒绝赠票,不看后悔!” “连我妈妈看我演出都是自己买票……”“花钱买张《人堆》的票你都不舍得,那你就留着你的钱买后悔药吧!”

“演员付出了时间、精力,有些演员、导演甚至倒贴钱,就是为了做好一个作品,如果都靠裙带关系搞赠票,文艺工作就没人做了,广西的文化市场就搞不起来。”

文化是闲出来的,不是忙出来的。杨建伟认为,一个好的作品,应该在通俗易懂的故事基础上给人启发。“如果一个作品笑完了就完了,那这个作品没什么意义。”

杨建伟的作品既让人笑也让人哭,包含了人情冷暖,“真正好的东西,应该有作者独特的想法和个性,呼唤真情。好作品没有‘高大全’的呼喊,但能看出一个‘情’字。”

“有些好作品没得到相应的扶持,某些领域没有人去引领风潮,观众看戏的意识和观念不够强。”对广西本土喜剧,杨建伟认为做得还不够,应该要有更 多政策支持。

“文艺工作者就像一个筛子,筛除坏的,选出好的,以作品感染观众,让观众去辨别一些东西,形成一个文化的自觉。”杨建伟说,任何创作者都要以作品说话,“你对生活微笑,生活就对你微笑。”

分享到: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发表评论 评论数(0)
华声晨报简介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微博微信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隐私政策 | 服务条款 | 意见反馈